三生有幸

《蘇東坡.僧圓澤傳》

話說唐時洛陽名士李源,字子澄,是一位學富五車的飽學之士。其父名李橙。唐玄宗末年,發生安祿山之亂,李橙死於亂軍之手。李源見父親已死,悲痛萬分,複見世事紛擾,遂絕意仕途,發願爲父守孝,至死一不爲官二不娶妻。就到惠林寺隱居起來,漸漸地,發現寺中僧人圓澤頗有文才,爲人又純正,故結爲莫逆之交。閑時,兩人遊山玩水,追古尋幽,遣興抒懷,常有詩詞歌賦相和。

有一次,兩人同遊峨嵋山。李源本想從荊州沿三峽到峨嵋山。圓澤覺得這樣不好,認爲從首都長安斜穀路過去更爲方便。李源堅決不答應,說:「我已下決心謝絕人世,更無追求仕途的欲望,豈可再提到什麽京師長安呢!」圓澤沈默良久,說:「行止本不由人定,那就隨你所願吧。」於是兩人從荊州入四川。路過南浦這個地方時,他們看見一位婦女,背負瓦甕在汲泉水。只見她外穿舊衣,內著錦襠,身懷六甲的樣子。圓澤平靜地對李源說:「她就是我要托身轉世的所在。」

李源不明白圓澤的話,忙問:「你說什麽?」圓澤說:「這位婦人姓王,我本該成爲她的兒子,已經懷了三年了,因爲我遲遲不來投胎,所以她一直做不了母親,養不了兒子。今天既然遇上了,看來已無法躲避。你當念佛號助我速生。」圓澤香湯沐浴後,對李源說:「我與你交往深厚,彼此知心,今天大限已到,就此別過。三天之後,你要到我投身的家裏來,那時正在爲新生兒沐浴。新生兒就是我的再生,我那時將以笑爲驗。還有請你記住,十三年後,我們還會在杭州靈隱天竺相見。」李源知道圓澤所說非妄,心生悲戚之心,不得不與圓澤訣別。圓澤說罷趺跏坐化了。那邊廂王姓婦女生下了兒子。三日後,李源依囑到圓澤投胎的家裏看他,果然,那小兒正被沐浴著,他見李源來,沖著他咧開嘴笑起來。

自從圓澤轉世後,李源無心去峨嵋山,返身隱居於惠林寺。於日升月落之間,十三個春秋過去了。李源不忘舊約,隻身從洛陽前往杭州,欲在靈隱天竺與圓澤相會。天竺道上,觀不盡誘人景色,聽不盡溪泉淙淙。但李源無心賞景,他只想看到前世的好友圓澤。邊走邊想:他真能踐約嗎?他還像自己那樣記住今天這個日子嗎?他會不會早忘了十三年前的盟約了?可他一刻都不敢忘!心心念念記著這個前世今生的約,圓澤會不會因爲隔了世而淡忘了呢?

來到葛源亭畔,正在尋思間,只聽有人在隱隱約約地叫喊他「李源,李源!」他源循聲望去,只見澗水對岸,有一牧童,梳著菱髻,騎在牛背上,唱著竹枝詞,一見是他,便朝他揮手相喊:「李源,李源!」 李源仔細一看,發現這牧童形貌酷似前世的圓澤,便知圓澤是真的守約的。轉世爲牧童的圓澤坐在牛背上,對著他唱了一首竹枝詞:「三生石上舊精魂,賞月吟風不用論。慚愧故人遠相訪,此身雖異性常存。」

李源知道圓澤雖身是隔世之身,然舊日性情沒有變,一時間百感交集,晃似前世的圓澤朝他走來了,他問:「你身體好嗎?」圓澤笑著說:「李公,你是個守信用的人!可惜你的塵緣未了,我們無法再續前緣了,請你繼續勤加苦修。」 說完又唱道:「身前身後事茫茫,欲話因緣恐斷腸。 吳越山川尋已遍,卻回煙棹上瞿塘。」唱罷,牧童拂袖隱入煙霞而去。

於是「三生有幸」這句成語就從這個故事演變而出,用來比喻有特別的緣份。朋友間在偶然的機會裡相識,而能成為知己的,就可以用這句成語來比喻。

廣告
Published in: on 六月 19, 2007 at 10:30 下午  三生有幸 已關閉迴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