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若懸河

《晉書.郭象傳》

晉朝時候,有一個大學問家,名叫郭象,字子玄。他在年紀很輕的時候,就很有才學。尤其,他對於日常生活中所接觸到的一切現象,能夠留心觀察,再冷靜地去思索他的道理。因此,他的知識很淵博,而且,常常對事情有獨到之見。

後來,他愛好老子和莊子的學說,並且有很深刻的研究。當時,有許多人請他去做官,他一概辭謝了,每天只是研究學問和談論哲理,覺得有無上的快樂。但他後來還是被請去做了黃門侍郎。

因為他的知識很豊富,什麼事情講起來都頭頭是道,又喜歡儘量發揮他的見解,當然他的口才也很好,所以人家聽他談論,都覺得津津有味,久而不疲。當時,有一位太尉王衍,就常常稱贊他說:「聽郭象談論,好比一條倒懸起來的河流,滔滔不絕的水流直往下灌注,永遠沒有枯竭的時候。」

郭象的辯才由此可見,後人也就以「口若懸河」來形容人善於言談,把話說得很流利,而且滔滔不絕。

Published in: on 六月 20, 2007 at 1:15 下午  迴響已關閉  

千慮一得

《史記.淮陰侯傳》

楚漢之際,韓信奉命和裘耳率兵數萬,北伐趙、代,要想攻下井陘口(在今河北省),再進攻趙國。

趙王和成安君聽到消息,就陳兵井陘口,準備迎戰。有一位謀士廣武君李左君,告訴成安君說:「韓信乘勝而來,銳不可當,但是軍隊遠來,補給困難。井陘口形勢險要,車騎通過很難,糧食一定落在後面。」

他請求率兵三萬,從小路抄到韓信後面,截其輜重,而前面大軍守住,不和他交戰,使他進不能戰,退不能回,不到十天就可以把韓信的頭取來了。但是成安君是位儒者,主張義兵而不用詐謀,所以不用李左君車之計,而願與韓信正面決戰。

韓信也知道他的處境危險,不便貿然進兵,後來打聽到成安君不用李左車的計,才安排下他的計策,傳令進兵。結果背水一戰,大獲全勝,殺了成安君,擒了趙王和李左車。

當韓信的部下,綁著李左車送到韓信面前的時候,韓信不但不殺他,反而親自為他解開了繩子,請他上堂,向東坐下(古時待老師的禮節),把他當老師一樣看待。同時,向他請教,準備北攻燕,東伐齊,要怎樣才能成功。

李左君推辭說:「敗軍之將,不可言勇;亡國之大夫,不可以圖存;現在我戰敗被俘,還能談什麼呢?」

韓信說:「從前春秋時代,百里奚在虞國,而虞國滅亡,後來到了秦國,而秦國成了霸主。並不是他在虞國時愚蠢,而到了秦國便變聰明了,而是當局能不能聽他的話的緣故。如果這一次成安君聽了你的話,那末被被擒的該是我了。所以我誠心向您請教,希望您能給我指教。」

李左君便說:「我聽說『智者千慮,必有一失;愚者千慮,必有一得。』我的話雖然未必值得採用,但也不妨提出來供你參考。」

於是便分析當前形勢,如果繼續向燕國進兵,必然不利,不如暫時休養士卒,先以戰勝之餘威,勸告燕國投降,燕國投降了,齊國也就不敢抗拒了。

韓信聽了,覺得很有道理,就採納了他的意見。於是燕國果然投降了。而不久,也就平安了齊國。

這就是「千慮一得」的典故,是說愚人的各種考慮中,必有一點值得採納的。

Published in: on 六月 20, 2007 at 1:03 下午  迴響已關閉  

千鈞一髮(一髮千鈞)

《列子.仲尼》、《漢書.枚乘》、《韓愈.與孟尚書書》

「千鈞一髮」原作「髮引千鈞」。典源本於《列子.仲尼》。中山公子牟,是魏國公室的公子,愛好與賢人交遊,不管國事,他很推崇趙國人公孫龍的學說。樂正子輿知道後,對著公子牟嘲笑公孫龍說:「公孫龍言辭荒誕,善於詭辯,像他說的髮引千鈞、白馬非馬等言論,根本是違背客觀規律的謬論!」公子牟聽了反駁樂正子輿說:「智者的話,本來就不是愚者所能了解的,你說那些言論不合理,其實是因為你不明白其中的道理。就拿『髮引千鈞』來說,一根頭髮之所以可以繫著千鈞重物,這是因為頭髮承受力量均衡的原因。』」以一根細髮絲,拉引千鈞之重物,在一般人的看法,本來就是隨時會斷,《列子》此處所說的「髮引千鈞,勢至等」是一種邏輯推論,並不影響「髮引千鈞」代表危險狀況的原義。

所以在《漢書.枚乘》裡記載:

西漢時期有個著名的文學家名叫枚乘,他擅長寫辭賦。開始他在吳王劉濞那裡作郎中,劉濞想要反叛朝廷,枚乘就勸阻他說:「用一縷頭髮繫上千鈞重的東西,上面懸在沒有盡頭的高處,下邊是無底的深淵,這種情景就是再愚蠢的人也知道是極其危險的。如果在上邊斷了,那是接不上的;如果墜入深淵也就不能取上來了。所以,你反叛漢朝,就如這縷頭髮一樣危險啊!」枚乘的忠告並沒有得到劉濞的採納,他只好離開吳國,去梁國作梁孝王的門客。到了漢景帝時,吳王糾合其他六個諸侯國謀反,結果被平滅。

另外,在《韓愈.與孟尚書書》中也有記載:

韓愈很反對佛教,認為那是蠱惑人心的宗教;所以當唐憲宗派使者迎接佛骨入朝的時候,他上表諫阻,得罪了皇帝,被貶到潮洲去當刺史。到了潮洲,韓愈結識了一個老和尚,兩人很談得來,外面的人都傳說韓愈也相信佛教了。他的朋友孟郊聽到傳說,有點疑惑,特地就寫了封信去問韓愈。

韓愈接到信後,知道因為他和和尚的往來密切,才引起別人的誤會,馬上就回信向孟郊解釋;同時,他對大臣們信奉佛教,一味的拿迷信來蠱惑皇帝的事,嚴厲的抨擊了一番。他既不滿皇帝疏遠賢人,使儒道衰落;因此,他也在信中說著﹕「百孔千瘡,隨亂隨失,其危如一髮引千鈞………」

「其危如一髮引千鈞」,這句話的意思是:情勢的危急,就像是在一根頭髮上,掛著千鈞重的東西一樣。

這兩處的說法都是危險的意思,後來「千鈞一髮」這句成語就從這裡演變而出,用來比喻非常危險。

Published in: on 六月 20, 2007 at 11:36 上午  迴響已關閉  
關注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