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海角

《韓愈.祭十二郎文》

唐代的文學家韓愈很小就沒了父母,完全靠他的哥哥韓會和嫂嫂過活。韓會有一個養子名叫老成,因為老成在他自己的親家排行第十二,所以他的小名叫做十二郎。十二郎的年紀剛好和韓愈差不多,但是兩個人的輩分有差別,卻情同手足。後來,韓會因為宰相元載的事,被貶到韶州當刺史,他不到幾個月就去世了。這個時候的韓愈只有十一歲,十二郎也很小。雖然上面有三個哥哥,但是也都早夭離開了人世,真正能夠繼承祖先後代的,只有韓愈和他的姪子十二郎了。

韓愈十九歲的時候,前往京城去做官,因為事情很忙,難得有空閒,所以在以後的十年中,都只和十二郎見過三次面而已,其他都只是寫信,來互相告訴思念之情。

隨著歲月的逝去,韓愈那股漂泊的心情,與日俱增,他正打算辭職回鄉和十二郎生活在一起的時候,卻傳來了十二郎死去的消息。韓愈非常悲痛,寫了一篇「祭十二郎文」,從老遠的地方趕去祭他。這篇祭文,一字一淚,都令人讀起來覺得心酸。

祭文中有「一在天之涯,一在地之角。」這樣的句子,後人便把它引申做「天涯海角」的成語,用來比喻相距非常遙遠的意思。

發布於︰ 於 六月 20, 2007 在 1:58 下午  迴響已關閉  

才高八斗

《釋常談.卷中.八斗之才》

「才高八斗」原作「八斗之才」。

謝靈運是晉宋間的詩人,謝玄的孫子,襲封康樂公,後世又稱為謝康樂。謝氏是東晉以來的名門高第,謝靈運從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,才學甚佳,自幼就受到賞識,長大後極欲在政治上有所作為。後來劉裕代晉自立,國號宋,對於謝氏,劉宋雖仍採取拉攏的態度,實際上則漸漸地削弱謝氏的特權地位。

謝靈運在政治上失意後,轉而寄情於老莊思想與山水景物之間。當時流行玄學思想,文學作品也以玄言詩為主,但受限於體材及作者才能,玄言詩被人評為平淡枯躁,即使點綴了幾句山水詩句,也難以改變其呆板的本質。直到謝靈運集中力量,刻畫山水景物,才為南朝詩壇開展新的氣象。他的山水詩,大部分成於永嘉太守任內,其語言富麗精工,清新自然,為後來南朝的謝朓、何遜,唐朝的孟浩然、王維等許多山水詩人的出現,開了先河。

謝靈運表面上寄情山水老莊,實際上卻是一種對於現實不滿的逃避,也由於他的才華出眾,卻不得志於當時,因此所表現出來的另一種態度便是恃才傲物。他曾說:「如果把天下文才的總合當做一石,那麼曹子建一個人能獨占八斗,我得一斗,天下其他的文人共得一斗。」表面上是推崇曹植的文采之高無人能及,實際上則是暗諷世人所有的才學加起來,還不如自己一人。也由於謝靈運的這種態度,讓他更不見容於權臣之間,幾經貶謫,後來被殺於廣州,年僅四十九歲。

後來「才高八斗」這句成語就從這裡演變而出,用來比喻某人才學極高。

發布於︰ 於 六月 20, 2007 在 1:40 下午  迴響已關閉  

大義滅親

《左傳.隱公四年》

州吁是春秋時代衛國莊公與寵妾所生的兒子,莊公非常寵愛他,大夫石碏曾經勸諫莊公不要把州吁給寵壞了,但是莊公不聽,州吁也因此養成好戰驕奢的個性。莊公死後,桓公繼位,州吁密謀殺害桓公而自立為國君,引起人民不滿而導致國內不安。

州吁的親信石厚就去問他的父親石碏,要怎麼做才能安定民心、鞏固王位。石碏曾經是衛桓公的重臣,很受到人民的尊敬,當石厚來請教的時候,他說:「只有覲見周天子才能安定君位。」石厚又問:「如何才能覲見天子呢?」石碏說:「陳桓公正受到周天子的寵信,而現在陳國和衛國的關係非常和睦,因此如果去拜訪陳國的國君,請他向周天子請示,必定可以得見。」於是石厚就跟隨著州吁到陳國。

這時石碏暗中派人告訴陳桓公:「衛國領土狹小,而我已經年老了,不能有所作為。州吁和石厚就是殺了我國國君的人,請你們趁這個機會處置他們。」陳國人就把他們抓起來,請衛國人親自來處置二人。衛國派右宰醜在濮縣把州吁殺了。至於石厚,大家認為因為是石碏的兒子,應該從寬處理,殺了首惡州吁就夠了,但是石碏不認同這樣的看法。他認為州吁做的許多壞事,石厚也都有參與籌畫,不能不嚴懲,所以就派他的家臣獳羊肩到陳國殺死了石厚。

石碏這種為了國家大義,而犧牲父子私情的做法,深受後人所敬佩和讚揚。後來原文中的「大義滅親」演變為成語,就用來比喻為了維護公理正義,不徇私情,滅了犯罪的親人,或讓他們接受法律制裁。

發布於︰ 於 六月 20, 2007 在 1:26 下午  迴響已關閉  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